左圖為1937年12月23日出版的《大阪每日新聞》(奈良版)。
參考譯文

延吉憲兵隊關於“蘇聯間諜”李基洙的資料及照片。李基洙是朝鮮人,是東北抗日聯軍戰士。
參考譯文
  89件侵華日軍遺留檔案揭秘

  根據一份日本報紙的報道,侵入南京的日軍3日內打死8.5萬人

  廢墟南京“屍體綿延二三里遠”侵華日軍竟在舉杯慶祝勝利
  新聞背景:近日,吉林省檔案館公佈了89件侵華日軍遺留檔案,涉及南京大屠殺、強徵“慰安婦”等八個方面。這批檔案是日本投降時,關東憲兵隊司令部沒有來得及銷毀的檔案,是日軍自己留下的侵華鐵證,史料價值非常珍貴。
  吉林省檔案館本次公佈的這89件侵華日軍遺留檔案,涉及南京大屠殺、731部隊“特別移送”、殘酷奴役勞工、審訊和虐待英美戰俘等方面內容的檔案有27件,對侵華日軍的罪行提供了新的佐證。
  日軍“在廢墟南京城內迎接新年”
  (來源:1937年12月23日《大阪每日新聞》)
  這6件與南京大屠殺史實相關的檔案中,5件是日軍遺留的原始檔案,1件是刊登在日本報紙上的新聞報道,屬刊行文獻。
  由於日本在戰敗時下令銷毀反映戰爭罪行的檔案,作為南京大屠殺直接證據的日軍自身形成的原始檔案存世稀少。因此,吉林省檔案館目前整理髮掘出的這些與南京大屠殺史實相關的日軍遺留檔案彌足珍貴。
  《大阪每日新聞》(1937年12月23日)
  特派記者光本在《大阪每日新聞》奈良版上報道了侵入南京的日軍3日內打死8.5萬人的戰況。報道詳細描述,經日軍助川部隊和海軍“掃蕩”後,從下關碼頭最近的一條街到揚子江下游屍體綿延二三里遠。光本還寫到,日軍某部部隊長“在國民政府三樓大廳,率眾三呼萬歲,舉杯致辭稱,我們占領了一國之都,並趕走了它的政府,掌握了這裡的政權,這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在報道的結尾部分,光本寫到,“城外的掃蕩仍在繼續,看來他們將在廢墟南京城內迎接新年的到來了”。這些記錄,赤裸裸地暴露出日軍將中華六朝古都南京夷為廢墟,並以占據別國首都為榮的強盜行徑。這份由日本戰地記者隨軍採寫的戰況實錄,是日軍在南京實施大屠殺罪行的直接佐證。
  侵華日軍華中派遣憲兵隊司令官大木繁《關於南京憲兵隊轄區治安恢復狀況的調查報告(通牒)》(1938年2月19日)
  報告記載的是1938年2月1日至10日南京及周邊地區的“治安”恢復情況。其中“難民返回情況”反映出日軍攻占南京前南京市(不含下關)有100萬人口的史實;“民心不安現象”顯示“駐屯各地的日軍官兵,軍紀風紀渙散、進行各種犯罪活動,給居民帶來不安”。報告同時反映出搶劫、強姦、放火是造成民心不安的問題所在。
  日軍中國駐屯憲兵隊《郵政檢閱周報》(1938年1月29日)
  經日軍中國駐屯憲兵隊檢查後被認定有違禁內容,有損日軍形象的信件摘抄。寫信人賴某(收信人的兄長)從英國倫敦寫信給湖南省寧鄉縣城側石橋賴文麟。信件寫到:“據昨日報載,日本兵在南京強姦婦女數萬人,甚至連12歲的少女也被強姦,強姦後被慘殺者不可計數,實在是慘無人道。”
  日軍中國駐屯憲兵隊《郵政檢閱周報》(1938年1月1日)
  是一個署名為智的人寫給天津英租界牛津大道27號袁某的信件摘抄。信件提到日軍在南京的禽獸行為令人髮指,連尼姑在內,年滿14歲的女子全部被他們的獸欲所害。檔案註明這些信息是根據英國牧師從南京發出的信件刊登在英國報紙上的,“牧師出於人道考慮,多次勸告日軍司令官都無濟於事。”
  “特別移送”唯一幸存者在途中逃脫
  (來源:孫吳憲兵隊《關於“特別移送”押送途中“蘇聯間諜”逃跑的報告》)
  所謂“特別移送”,是指關東軍憲兵隊等軍警機關不經法庭審判,將抓捕的抗日愛國人士及其他人員移交到731細菌部隊進行人體試驗的隱匿行為。
  吉林省檔案館反映“特別移送”內容的檔案近200件,涉及277人,大部分為中國人,還有朝鮮人、蘇聯人。在“特別移送”檔案中,各地憲兵隊上報的審訊材料的右上角,都蓋有關東軍司令部“軍司二課”和“特別移送”字樣的印章,另外,凡是關東憲兵隊下發有關“特別移送”的指令,都要抄給關東軍第二課,這都證明瞭實際上關東軍是“特別移送”的組織者和指揮者,關東憲兵隊是實施者。由於侵華日軍一直將細菌武器的研製列入“絕密”加以掩蓋,因此該檔案是記錄關東軍憲兵隊和731部隊相互勾結共同實施罪惡活動的原始文件,是歷史的真實記錄。迄今尚無證據證明被送到731部隊的人員能夠生還。
  此次公佈的4件檔案分別是延吉、新京、孫吳憲兵隊實施的“特別移送”,有李基洙、李文剛、王國財、薑榮泉。
  延吉憲兵隊《關於處置“蘇聯間諜”李基洙的報告》
  檔案記載了“蘇聯間諜”朝鮮人李基洙的經歷、被捕情況及延吉憲兵隊已將李基洙移送哈爾濱憲兵隊的情況。
  關東憲兵隊關於“特別移送”“蘇聯間諜”李文剛、王國財的申請、指令和報告
  檔案記載了1941年9月11日新京憲兵隊以新憲高五八一號向關東憲兵隊提出“特別移送”“蘇聯間諜”李文剛、王國財申請。同年9月13日,關東憲兵隊指令“特別移送”處理。9月19日新京憲兵隊又以新憲高第六〇二號向關東憲兵隊報告已將李文剛、王國財移送到哈爾濱憲兵隊。
  孫吳憲兵隊《關於逮捕“蘇聯間諜”薑榮泉的報告》
  檔案記載了1943年11月18日薑榮泉以“蘇聯間諜”罪名被黑河憲兵分隊逮捕,孫吳憲兵隊審訊並提出將薑榮泉“特別移送”處理的意見。
  孫吳憲兵隊《關於“特別移送”押送途中“蘇聯間諜”逃跑的報告》
  檔案記載了1943年12月在“特別移送”薑榮泉到哈爾濱憲兵隊本部途中,薑榮泉趁押送者黑河分隊佐佐木伍長打盹之機成功逃跑。薑榮泉是館藏檔案記載的逃出731部隊“特別移送”魔爪的唯一幸存者。
  中國勞工遺體被狗當做美食在啃咬
  (來源:1940年6月東寧滿鐵汽車區安藤保寫給日本愛知縣安藤松一的信件摘抄)
  此次吉林省檔案館公佈館藏“反映日軍奴役勞工檔案”共計14件,全部從館藏關東憲兵隊全宗中發掘,主要形成於東北淪陷中後期,這些檔案真實記錄了日軍對包括以中國戰俘為主的“特種工人”在內的中國勞工的嚴格管理、殘酷迫害和勞工嚴酷惡劣的生存環境。
  14件檔案中,孫吳、雞寧、東寧、奉天、齊齊哈爾、阿爾山等憲兵隊形成的報告(通牒)集中反映了軍事工程施工中出現的勞工集體逃跑事件。奉天憲兵隊關於強行攤派勞工實情的報告(通牒)對強徵勞工中存在的頂替、缺勤、因病被解雇以及逃走等情況進行了調查和原因分析,據檔案記載,出現上述情況的原因主要是糧食衣物供給不足、薪酬低廉、不堪忍受毆打謾罵等。
  奉天憲兵隊《關於亂石山軍事工程勞工逃跑的報告(通牒)》
  此件檔案系1943年6月21日奉天憲兵隊關於亂石山軍事工程施工場地內48名勞工因對待遇和薪酬不滿而集體逃走情況的報告。檔案中記載,這次集體逃跑事件發生後,憲兵隊提出在工人宿舍周圍製作有刺鐵線的外部柵欄,在外柵欄位置設置照明用具和警報板,在柵欄內設置警備所、加強警備力量。據《逃走勞工名簿》記載,逃跑勞工中朱小八僅12歲,系童工。
  東寧憲兵隊《特種工人狀況報告》
  此件檔案系1943年7月5日東寧憲兵隊關於管轄內特種工人基本情況、管理狀況、思想動向的報告。檔案中記載,1943年3月26日和5月7日,先後接收日軍華北派遣軍移交特種工人兩次共1935人,分別配屬到各部隊從事國防道路建設等軍事工程作業。由於營養不良導致身體極度衰弱以及各種設施不備等原因,1943年3月至7月間,1935人中即有163人病死,病死率高達8%,幾乎每天都有特種工人病死。
  《關東軍特種工人管理規定》
  此件檔案系1943年7月13日關東軍司令部關於特種工人在軍事工程作業中運送、使役、管理、監視和警戒、會計、報告等方面的規定,共計七章三十二條,頒佈實施於1943年8月1日。在該規定中,日軍華北派遣軍移交給關東軍的俘虜、投降兵被稱為特種工人。該規定中的諸多內容都反映了關東軍對特種工人超乎尋常的嚴格管理。比如:第六條,部隊長不僅負責特種工人的使用、管理和警備,還要在思想上對特種工人進行教育,將其鎮壓在軍律之下;第七條,特種工人通過準軍事運輸方式進行運送;第十九條,為嚴格防範特種工人逃跑和從事間諜活動,應部署兵力對特種工人的起居、言行進行監視和警戒;第二十一條,特種工人中如出現逃亡者,可以使用武力進行鎮壓,等等。
  關東憲兵隊司令部中央檢閱部《通信檢閱月報(6月)》
  此件檔案系1940年6月東寧滿鐵汽車區安藤保寫給日本愛知縣安藤松一的信件摘抄。信件摘抄中記述了寫信人在廣場上散步時看到的情景:中國勞工的遺體堆放得到處都是,慘不忍睹。這些遺體被狗當做美食在啃咬。這樣的情景在日本國內是不可能看到的,但是最近在這裡卻已經是司空見慣。
  英美戰俘因在戰俘營作詩被懲罰
  (來源:奉天憲兵隊《發現並處理俘虜將校對防諜不利手記的報告》)
  本次公佈的有關英美戰俘的檔案共3件。主要包括1944年日軍擊落美軍B29轟炸機部分戰俘的名單、審訊記錄以及英美戰俘被管理、虐待的情況。
  從1942年11月到1945年日本投降,日軍將太平洋戰場上俘虜的美英等國家的戰俘,運送到沈陽市鐵西區內的“奉天俘虜收容所”。這所戰俘營先後關押了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國家的官兵2000多人。據不完全統計,大約240名戰俘死在那裡。
  日本戰敗時,奉天俘虜收容所將有關英美戰俘的檔案作為機密文件被第一時間銷毀。目前,記載當時奉天俘虜收容所的戰俘情況以及收容所管理制度的檔案極為稀缺,這3件檔案價值珍貴,對於開展二戰期間英美戰俘的研究工作,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
  鞍山憲兵隊《關於捕獲敵航空機搭乘員的報告(通牒)》
  記載了1944年日軍在鞍山附近擊落美軍B29轟炸機,包括機長在內的共11人被俘,11名俘虜的姓名、年齡、官級、任務、出擊次數等都被詳細地記錄下來。鞍山憲兵隊立即對這些俘虜進行了審訊,40多頁的審訊記錄幸存至今。此外,檔案中還記載了美國戰機來襲之後,進行的單機偵查、出擊與潛水艇之間的關聯性、第二〇轟炸隊的編成、補充狀況、精神鬥志等情況。
  奉天憲兵隊《發現並處理俘虜將校對防諜不利手記的報告》
  記載了1944年英國俘虜陸軍大尉霍奈·羅伯特(Forner·Robor,俘虜號碼30號)在“滿洲工作機械株式會社”勞動期間,用詩歌的形式記錄了英美戰俘在奉天俘虜收容所的情況,美國陸軍中士威廉·威爾塔(Wheeling·Welter,俘虜號碼1005號)為其打字。詩作被奉天俘虜收容所看守人員發現,被譯成日文保存在檔案中。發現詩作以後,奉天收容所立即向奉天憲兵隊報告,奉天憲兵隊馬上突擊審問,最後做出處理決定:鑒於滿洲工作機械株式會社“對俘虜警戒監視不徹底”,將會社負責人及相關人員招至收容所,給予警告;同時給兩名俘虜以懲罰。
  《奉天地區的勞務動態觀察》
  這份檔案記載了英美俘虜、日本人、中國工人的勞動效率對比,特別指出“滿洲工作機械株式會社”使用的英美戰俘約500名,勞動效率低下。同時英美俘虜的廢品率最高,大約達到了滿洲工人的二倍。從這些情況可以看出,由於受到了虐待,所以英美戰俘對日本人的統治產生了抵制和反抗的情緒。工作熱情低、廢品率高,就是一種無聲的反抗。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GTS-R系列

my49myag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